音讯全无;漆先生还在岳阳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8年12月04日

  洞庭老街在岳阳。岳阳是一座有些古味也有些文味的城市,而洞庭老街恰恰又弯在这座古城的旧城区—沿着洞庭湖,挨着慈氏塔,傍着岳阳楼—因此更加显得陈旧起来,文化起来。

  洞庭老街不宽,街道两边房舍也不高,多是两层小楼,砌着青砖,盖着鱼鳞瓦,铺着木楼板。沿着木楼梯爬上楼,木楼板踩得咚咚直响,推开雕花的木格窗棂,伸手就能摸着街边粗老的香樟或是梧桐的枝叶。木楼的临街层虽说都做了店肆,但干的多是些文雅的谋生—开中药店的叫杏林堂,卖茶叶的叫君山茶庄,开书店的叫万卷书社。街上交往的人不穿长衫,但显得斯文,他们多是千里迢迢赶来朝拜岳阳楼的文化人。而街道两边平平仄仄、曲盘曲折的青石板巷廊,更让他们踩出一种淡远和闲适。

  洞庭老街真是一个修身养性的好去向,洞庭湖的博大,岳阳楼的雅远,慈氏塔的平和平静,旧木楼的朴实,青石板的古旧,茶庄的清气,药号的淡香,城市让人变得随便、从容。我喜好这个处所,我纪念这个处所—我曾在街边的一栋古旧楼房里生息了几近三年。

  那栋旧房紧挨西医院,往北走数步,是一条铺着青石板的幽静冷巷,再往北走数步,即是岳阳楼了。这栋房子不是我的,我只不外是租住它的一个过客。我住的这间房子是临街的一个门面,白日,我守着三尺柜台,卖些经史子集,再就是品茗,读书;晚上,我躺在简陋的阁楼上,倾听隐约的洞庭风涛,再就是品茗,读书。那些年,我的脚步很少走出洞庭老街。

  我的书店叫万卷书社,书是没有一万卷的,生意也清淡,有时我恬静地读完厚厚的一本古书,还没有一个顾客敲着玻璃柜台提示我收钱。我有点急,也有点不急,急的是明天又要喝粥,不急的是店里还有很多多少书我没品读,有的是事做。

  下雨的日子,我就把店子交给喜好诗歌的女友去打理,本人则挟一把油纸伞,沿平平仄仄的青石板路访友去了。那时节,我的伴侣不多,且都住在附近。往北走两步,拐进一条冷巷,再拐一个弯,一间黑不溜秋的平房里住的是通晓数门外语的易先生;往北走两步,穿过街道,爬上四楼,开门的是写散文的朱先生;进岳阳楼公园,派出所里有写诗的漆先生,蜡像馆里有写小说的邹先生;往东走两步,进一个大院,穿过一片草地,烟砖旧楼里住的是藏书甚丰的丁先生。我就是在拜访诸位先生傍边,打发闲暇的时间,充分本人的糊口,养分本人的精力。

  易先生那时节只怕快八十岁了吧。每次开门他便问我,日文学得如何了?我总答,正在用功。他便欢快地说,那好,那好。其实我并不十分用功,到他那里去,也并不是为了就教日文,而是想看他说了多次但不断没有见着的宋版线装书。我们坐着烤火,品茗,然后就谈到线装书,易先生却说,学通了日文再来看吧。我不断没有学通,所以不断无缘看到。

  朱先生那里我去得多,他老是那么的热情。才坐下,他便起头背诵本人新近创作的散文片段。背完他不忘问我:好吗?好。我答。他便愈加热情起来。不事后来他终究看出了一点问题:你每次都说好,莫非我的程度快赶上范仲淹了?我笑答:只差一点,只差一点。他便会意地笑起来。

  丁先生是一个缄默的人。这个解放前从清华园出来的老先生,读了良多的书,也藏了良多的书。敲开他的木门,他说,来了。我答,来了。之后便没有更多的话讲。他用紫砂壶沏龙井给我喝,他本人却不喝,舍不得。我细细地喝一口,他便浅笑着点一点头,我又细细地喝一口,他又浅笑着点一点头—一切内涵均在那淡淡的茶香和轻轻的笑意中。

  先生们也偶尔到我的书店中来,不问生意黑白,只问又读了些什么书,做了些什么文章。我无法地奉告:老是下雨,生意欠好,表情也就忧伤,读不进正书,做不出好文章。先生们便感伤:世风日下啊,世风日下啊,这么多好书怎样就没人买呢?但走时,又不忘叮嘱我,书仍是要读,文章仍是要做。我点头,目送他们的身影渐行渐远,眼里有一种辛酸,心中有一片温暖。

  阳光和煦,照着洞庭老街,照着我的万卷书社,照着书社里长长短短厚厚薄薄的书,也照着我有些忧伤的心空。我听从了先生们的警告,静下心来读书,读书,再读书,终究把书店里所有的书都读完了,当然也差不多把书店的本赔光了。但我那时并没有十分的悔怨,我想,我输了金钱,但赢了学问,并且还感遭到了什么叫安然平静,什么叫淡远,什么叫真情,这些并不是任何人拿几万元钱想买来就能买来的工具。

  后来,我在岳阳的新城区有了一套完全属于本人的房子,日常平凡没事很少到洞庭老街去,之后又为了生计、为了抱负四周奔波,离洞庭老街是越来越远了。而洞庭老街的诸位先生,同样也离我越来越远:丁先生已于三年前作古,我送了他一个花圈;易先生房子被征收,不知所终;朱先生退休后招聘到外埠任教,消息全无;漆先生还在岳阳,不外换了单元,家搬走了,德律风也变了;邹先生四海为家,行迹不定。而我,此刻则离妻别儿,远在长沙,孤身一人,守着一盏清灯,面临四壁空墙,在把那熟稔的洞庭老街细细考虑。老街也许照旧,人事却已全非,想来真叫人愁从中来。

  如如有缘,我真想聘请诸位先生坐到岳阳楼下,煮一壶清茶,来细细品尝人生淡淡的清香,淡淡的忧愁……彩票送彩金网址一个人彩票领奖安全吗彩票领奖后出门被跟踪

(编辑:admin)
http://caseycasey.net/mulouban/247/